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一个老红军的情怀,俯仰无愧于天地,是他们构成了中国的脊梁

曾志  ,一个和毛主席在井冈山一起闹革命的老红军 ,因为战略转移被迫把儿子托给当地人抚养  ,从此母子分离  。解放后  ,曾志担任中组部副部长  ,身居高位  。没有利用自己的职权给儿子、孙子谋取任何私利 ,儿子、孙子一直都是农民  。死后的六万多元的存款没有留给后代  ,全部交了党费  。骨灰埋在了将冈山的一棵树下 。这就是老一辈革命家的情怀  。


曾志


曾志  ,原名曾昭学 。1911出生于湖南宜章  ,1926年8月考入衡阳农民运动讲习所  ,报名时改名“曾志” 。意思是要为女性争志气  !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4月 , 17岁的曾志跟随着朱德、陈毅率领的湘南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 。在井冈山任红四军后方总医院党支部书记  。


曾志和毛主席


这一年  ,曾志生下了儿子石来发  。1929年  ,井冈山失守  ,曾志和中央红军撤离了井冈山 。离开时 ,曾志忍痛把刚出生的儿子托付给当地的红军石礼保抚养 。石来发7岁时  ,养父母牺牲 ,石来发和养外婆只能靠乞讨度日 。建国后  ,分到田地  ,成了井冈山大井村的村民 。


年轻的曾志·图片来自网络


1952年  ,曾志任中南局工业部副部长兼广州电业局局长  ,广州市委副书记  。曾志委托井冈山地方的同志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石来发 。石来发见到母亲前心里充满了憧憬和期望  ,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母亲居然是这么大的官  。甚至想到了在广州找个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没想到母亲给他直接泼了一盘凉水  。


曾志家宴


时隔23年的母子相见场面无疑是感人的  ,母子抱头痛哭是少不了了  。然后曾志给儿子买了几件新衣服  ,带着儿子吃了几顿大餐 ,逛了逛广州的闹市  ,绝口不提工作的事情  。当石来发试探的告诉曾志想留在广州的意愿 。曾志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  ,语重心长的说:“孩子  ,新中国建设需要人才  ,你没有文化  ,还是回家当农民最合适 !”石来发的确没有受到教育 ,没有文化  。当不了干部  ,捞个铁饭碗当个使力气的工人也没有什么不妥  。对于曾志来说 ,是不允许自己儿子占国家一点便宜  ,更不愿意用自己的权利为儿子谋取私利 。石来发没有办法 ,乖乖的回到井冈山当自己的农民了  。石来发明白了  ,母亲的官当得再大也不会以权谋私的 ,时间久了  ,就习惯了  。


石来发在曾志墓前


曾志不仅坑了儿子  ,还不忘坑孙子一把  。1985年 ,曾志已经是中组部副部长了  。曾志想见石来发的儿子  ,孙子石金龙 ,来信让石来发带着石金龙去北京 。


这个时候的石金龙初中专三年级  ,剩了一年实习就安排工作了  。那是的初中专都是带有干部指标的  ,毕业就是国家正式干部  。关于石金龙去北京见奶奶石来发家里有不同意见的  。石金龙对见中组部副部长的奶奶充满了渴望 ,想通过奶奶“改变一下命运”  。但是石来发却告诉儿子  ,别信你的奶奶  ,她帮不了你  。10月  ,石来发带着儿子来到了北京  。奶奶见到孙子非常高兴 ,说不尽的思念之情 。当听到石金龙已经读中专了很高兴  ,语重心长的说:“孩子  ,你的学历太低了 ,建设新中国需要高学历的人才  ,要不你在北京奶奶帮你提升一下学历  ,你看怎么样 ?”石金龙非常高兴 ,觉得这是改变人生的大好时机  ,自己已经是中专学历  ,提升一下就是大学生了  ,兴奋的睡不着觉  。但是石来发还是给儿子泼冷水  ,想让儿子顺利的中专毕业参加工作  。


曾志孙子石金龙


石来发后来还是尊重了儿子的选择  ,让他自己的决定自己的人生 。其实当时中央已经有了规定  ,中央领导的孩子必须接受高等教育  ,而且指定了几所学校  。曾志让自己的孙子读大学并不违规  。然而这次 ,石金龙被奶奶坑惨了 ,


石金龙到了北京 ,曾志告诉他大学已经给他联系好了  ,马上就能报到  。当石金龙兴高采烈的来到奶奶选择学校门口的时候 ,眼泪唰的流下来  。只见校门口挂着一个闪亮的牌子 ,上面写着十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北京信息技术职业学院  。连现在的三本都不如  ,当时就是一个自学考试的培训机构  。上还是不上  ,不上  ,中专已经退学了 ,上吧前途茫茫  。没有办法  ,只好硬着头皮在北京上了几年自学考试  ,就这样石金龙在奶奶的干预下丢掉了依靠自己努力争取到的干部指标 ,最终还是回到了井冈山的深处当了一名电影放映员 。


曾志遗嘱


就这样  ,一个副部级的领导  ,先坑儿子后坑孙子 。没有利用自己的职权为亲人谋取一丝利益  ,反而为了国家的建设牺牲了孙子的前程  。


1998年6月21日  ,曾志在北京逝世  。曾志的工资很高  ,临终前留下了六万多元的巨款  ,当时普通人的工资就是六七百元  ,当年我在杭州上大学  ,每月生活费是200元  。这些钱放在80多个工资袋里  ,每个袋子上写着年份、月份  。曾志在临终前交代  ,这些钱都是工资所得  ,每一笔钱都是干净的  。死后 ,这笔钱是最后一次上交的党费  。按照曾志的遗愿  ,曾志的骨灰被儿子石来发带回了井冈山  ,埋在曾经战斗过的红四军后方总医院遗址旁边的一棵树下  。不立碑  。


曾志墓碑·井冈山人民所立


这就是曾志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对于儿子、孙子来说是个不合格的母亲、祖母  ,对于人民来说  ,大爱无疆  。俯仰无愧于天地  ,是他们构成了中国的脊梁 。